“大奔儿”的故事

它原本没有名字,也就在一个月前因为奔跑如飞,才起了个名字叫“大奔儿”。

“大奔儿”是条狗,而且是条小土狗,年龄也就四、五个月大。

它本是个“流二代”,估计是生下来不久,就被车轧断了俩后腿儿导致后身瘫痪,靠前半身拖着后半身在地上行走,以致于后臀部分磨的露出了骨头,周边的肌肉已经开始腐烂……

被发现时,它瘫坐在路边的地砖上,可怜兮兮的不知几天没吃过东西了。

她开着车路过,无意中只看了它一眼。用句时尚的话说:只确认了一下眼神,车子就再也开不过去了。

她认为遇上了就没有逃避的理由。

她下车,走近它细看,心被扎得疼起来,回身找了个纸箱子把它放进去,直接拉它去了兽医院,让医生仔细的给它检查、冲洗、上药、包扎,并观察了两天后,接回了家中。

它有生以来,第一次进入安居的场所,不在四处流浪、风餐露宿。女主人定时喂饭、喂水,还定时处理伤口、上药包扎,也让它第一次感觉到了人世间的美好与温暖。

它拖着伤残的后腿儿,爬上主家的沙发,顿感柔软温馨,可比路边冰凉棒硬的水泥板砖舒服多了。

它还有了专属于自己的一块小天地,可以在这吃饭、睡觉、玩耍,但是不能在此拉尿。起初,它不知道,还跟在外流浪时一样随地随时大小便。是女主人不厌其烦的反复教诲,它终于控制住了以往的恶习。

她虽然同情它的不幸遭遇,但是却严格训练它的生活自理能力。比如,啥时吃饭?吃多少?啥时撒尿?在哪儿尿?屋内的东西能玩什么,不能撕什么……记不住或者是违犯了就要受惩罚:或者是到点不给饭吃,或者是蹲在一个地方不许动。

常言道:穷人的孩子懂事早。大奔儿似乎也知道:不是所有的狗都有它这样的好命。它很听话,尽最大努力配合女主人的要求与叮嘱。男主人回家,它就撒娇卖萌,女主人面前,它就摇尾乞怜……好像是在以此来互动回应女主人对它的救赎与不弃。

有句成语叫“得寸进尺、得陇望蜀”,都是指人的不满足,其实狗也一样。

她有几次下班回家,一进门就看见它在落地窗前,一动不动的往外看。它在看什么?它看到楼下的草地上,一条小白狗在撒欢儿;它还看到一条小黑狗在人行路上悠闲的散步……它回头望着女主人哀声的低吟着,似乎在说“我啥时候也能像它们那样呢?”

她四处咨询,多方打探,终于从网上为它量身定做了一个后臀围架,围架下方是两个能够迅速转动的轮子。

给大奔儿的后臀戴上这个围架后,就能在前腿儿的带领下正常的走路且奔跑。

下面就跑给你们看看:

如今,每天下午六点左右,女主人都会带着大奔儿到楼下与它的同类们见面交流与戏嬉。大奔儿一点儿也不自卑,主动与它喜欢的小狗们打招呼。

之后就是显摆似的一顿猛跑……

——也只有用奔跑才能证明大奔儿的生命有多幸运!

奔跑吧,大奔儿!

作者:田荣敏

编辑:孙鸿保

审核:张旭    赵勃阳

监制:戴俊峰